MEXC Research:一个巨大的元宇宙——以太坊

    日前,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在推特中表示:“就我所知,人们用它来指代互联网+超沉浸式虚拟现实,或者互联网+共享状态(所以事物可以在平台之间移动)。在后一种情况下,以

  图片1.jpg

  日前,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在推特中表示:“就我所知,人们用它来指代互联网+超沉浸式虚拟现实,或者互联网+共享状态(所以事物可以在平台之间移动)。在后一种情况下,以太坊将成为惊人的核心部分。”

  同时,Vitalik希望以太坊在未来5-10年后能运行元宇宙。但在我看来,以太坊本身就是一个巨型元宇宙。

  “以太坊是一个没有炫酷前端的Metaverse。”「1」拥有类似观点的不止一人。

  元宇宙不仅仅是对现实世界的映射,还应该具备三个要素:经济体系、治理和活动。而以太坊从诞生之出至今,确实形成了一系列要素生态。

  1.

  先说经济体系,我们从DeFi聊起。当前的以太坊,已经形成以ETH作为结算货币的底层经济体。

  依托于以太坊,在经济体上层中,我们既可以看到像Maker这样众多的的去中心化央行,也可以看到像Compound这样的商业银行。「2」

  由于USDT挂钩美元,引入美元信用,催生了抵押BTC借贷USDT这样的信用市场,类似,Maker通过抵押ETH发行DAI,形成了类似央行发行货币的金融市场雏形。「3」

  随着接待市场的信用扩张,以太坊上发展出多种形式的借贷协议,以ERC20为标准的资产开始被用于借贷。由于流动性挖矿催生了巨大的借贷市场,yearn等作为负债端开始聚合和吸收各种形式的资金。「4」

  在整个以以太坊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中,ETH首先作为底层结算资产,用于交易、支付Gas费用,在应用层作为基础抵押品流向借贷市场。

  Maker等接待协议通过获得抵押品发行稳定资产DAI,为借贷市场提供信用资产;AMM(如Uniswap、Sushiswap)为整个市场提供流动性;ChainLink为AMM提供喂价服务,Insur、wNXM为系统性风险提供保险服务。

  因此,在“高楼林立”的元宇宙世界里,矗立着像Uniswap、Sushiswap这样的交易所,每天完成几百亿美元的交易流水;矗立着像Maker、Compound这样的“中央银行”和“商业银行”,产生数百亿至千亿美元的借贷额。

  以“0x”开头的地址,这些作为以太坊元宇宙中个体的集合,每天从Uniswap、Maker这些前端的大门进进出出,创造了数千亿美元的虚拟经济体。

  2.

  我们在区块链世界中构建元宇宙,殊不知我们也构成了以太坊元宇宙的个体存在,不仅在经济体中进行价值交换,还参与治理和生活。

  “治理”的本质是一种“决策”模式,并非诞生于比特币开发者社区,而是在互联网早期的开源运动背景下诞生。

  开源运动中,原本的诉求是反对互联网应用被资本和巨头下商业垄断,但运动过程本身对自上而下的中心化决策(大教堂模式)造成了冲击,诞生了自下而上的治理模式(即使模式),进而推动民主决策。

  知名风投机构a16z两位创始合伙人Marc Andreessen和Ben Horowitz,在网景公司时期,曾在开源运动中带领网景与微软进行商业抗衡。

  当时,集市的开发模式饱受批评。Linux的成功开发,不仅为集市模式创造了成功范例,在开发过程中也诞生了自下而上的“治理”模式。

  比特币的开发,实际上也并非全部由中本聪完成,当时以及后来的核心开发小组,实际上也采用了自下而上的治理、开发模式,而不是由某一人决定。但这种治理、开发模式缺乏激励。

  直到以太坊的出现,去中心化自制组织DAO被提出。这种模式不仅仅使得核心开发者参与项目的提案、投票、决策,其利益相关者都可以参与其中,并获得激励(上层应用项目),同时在治理中形成经济体。

  现在,不仅以太坊、波卡、Solana这些项目本身,其上层的大部分生态项目,采用DAO的治理模式实为常见。目前,Maker已经采用了决对的去中心化自治,治理权力完全下放到用户手中,这不能被贸然评判对与错,但实属行业典范。

  回到以太坊生态,每一个资产持有者、利益相关者,不正是通过参与提案、投票、决策,在这个元宇宙系统里参与治理吗?

  3

  元宇宙是对数字空间的升级,在于它能让人们以更符合人类本性、人类行为习惯、人类行动模式的方式在数字空间中存在和活动。「5」我很认同这种观点。

  先说元宇宙本身。现在很多互联网巨头在积极布局元宇宙,但他们会成功吗?至少从我这里,看不到他们的元宇宙未来。

  除上面提到,元宇宙不仅仅是对现实世界的映射,不是你拥有VR技术、脑机接口技术、意识上载技术,就天真以为可以创造一个元宇宙。

  一个没有完整经济体系的元宇宙,是伪元宇宙。传统资本市场中的互联巨头们,在这一点上是永远无法做到的,因为他们不可能改变他们的底层商业逻辑。

  传统互联网巨头们不论做元宇宙还是任何领域的产品,目的是从用户身上进行商业化汲取,而不是“以更符合人类本性、人类行为习惯、人类行动模式”的方式在做事。

  回到以太坊本身。个体参与经济、治理等行为的同时,上层应用提供交易、借贷、保险等产品,这一系列不仅构成了元宇宙世界的核心要素,而且这些行为产出的利润、产品或结果,属于每一个要素本身。比如治理后的成果,属于大多数参与投票的利益相关者,而不是项目本身的核心团队。

  最后:元宇宙这个概念并非诞生在区块链,但基于区块链进行的原生场景的探索,这一定比传统巨头们的元宇宙更具未来。有传统艺术圈的朋友和我聊,说NFT因为加密艺术而变得火热朝天,但在未来,也许加密艺术会抛弃艺术本身,走向更具广阔空间的元宇宙。这不具备确定性,但正因为如此,以太坊、波卡等这样的多维“宇宙”更值得满怀期待。

  参考及引用:

  「1」《浅谈我所理解的NFT和Metaverse》,作者:Vincent222

  「2」「3」「4」《DeFi 的纵向扩张:利率协议将带来去中心化金融世界新变革》,作者:Kira Sun 与、Ruby Wu

  「5」《元宇宙「只不过」是对数字空间的一次升级》,作者:李画

网址导航>>
中文科技资讯 科技魔方 高科技网 财经资讯网 汽车点讯 中国财经消费网 高端金融网 祥房网 财经热点网 科技点讯 财经快讯网 中国财经热线网